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“練夢源,滾下來,你負債100億,少作秀自殺了,我們七人不吃你這一套,今天我們七人要同時退婚!”

磁性十足的吵嚷聲將練夢源吵醒了,一睜眼,就看見滿眼的紅,洇滿了整個水缸。

“咦,我又活過來了?”

她頭痛欲裂,看著腕上深可見白骨的傷口,腦海裡浮現了夢中那個叫練夢源的女孩子的悲催一生,還綁定了一個叫“狗角心碎”的係統,隻要讓所有主角心碎成渣渣零,就贈她一座金礦。

原身練夢源是飲料巨頭的獨生孫女,華國首富千金。

從小受儘爺爺的萬千寵愛,養成了她驕縱霸道的性格。

天天頂著個爆炸頭,領著一幫太妹,隻要是她看上的男人,就指揮太妹搶回家,從十二歲到現在,短短五年間,就搶了七個絕頂男人回家,並在練老爺子的威壓下,先後和她簽訂了婚約。

這些婚約均具有法律效應,隻因2036年華國出生人口急劇斷層,跌至不足六位數,鼓勵戀愛,無論男女,婚前均可簽訂七個婚約,隻是最後選一個情投意合的結婚。

七個男人表麵上對她百依百順,暗地裡卻紛紛傾心她同父異母的姐姐王蒂徽。

練老爺子一去世,就紛紛上門退婚,她自然不肯。

屋漏偏逢連夜雨,女主不善經營,練家被她贅婿親父聯合王家鯨吞蠶食,大廈傾覆。

她揹債100億,流落黃浦江街頭,卻看到巨屏上,七個男人跪在地上,左手玫瑰,右手鑽石,滿眼深情地向王蒂徽求婚,傷心吐血而死。

“這是什麼狗屎的劇情,一手好牌打得稀爛!”

練夢源扶額,望向一地的腥紅,打量起了這間空蕩蕩的浴室,鑲金的馬桶,水晶盥洗台,鏤花銀鏡。

乖乖的,太子女的奢華!

“練夢源,有種的你給我下來!

今天再不把這婚約解了,我吳青野就在這裡不走了!”

“六姑爺,你不能上去,大姑爺,你勸勸,這不是要逼得小姐自殺嗎?!”

“滾開!”

等等,他在喊誰?

莫不是我成了練夢源,擁有七個絕頂未婚夫,還揹債100億?

練夢源驚得胳膊一抽,渾身痠痛,剛要從浴池裡站起來,門就被謔得撞開了。

“哈哈哈,練夢源,你果真又在玩自殺的戲碼,這地上的是油漆嗎?

還是雞血?”

練夢源被驀然闖進的七個男人閃瞎了眼,就算窮儘她前世的所有詞彙,也形容不出這七個男人的美貌,這是美少男七戰士嗎,怎麼各個都看起來牛逼哄哄的,莫不是她誤入了漫畫王國?

就在她神遊天外時,當先的男人己經一把鉗住了她的下顎,逼著她抬頭看向自己。

“少給爺演自殺的戲碼了,你三月前不剛帶資演了一出**戲嗎?

怎麼戲裡冇做足女主的癮,戲外還想當女主?

也不瞅瞅你身後的飲料王國己經轟然倒塌,你以為你還是那個太子女嗎?”

練夢源下顎疼得慌,這男人裹著矽膠泳帽,光著上身,一身的腱子肉,臂肌遒勁,她掙了掙下巴,卻冇掙開,不由火起,長得人模狗樣的,可惜嘴臭,呸地一口膿血吐了出去:“哪裡來的野狗,來啊,把他亂棍打出去!”

“你找死!”

腱子肉男雙眼噴火,抹了一把痰血,正要揮起腱子臂,卻被一個白襯衫男人攔住了。

“算了,青野,正事要緊。”

男人聲音溫和,卻不怒自威,瞟了練夢源一眼,練夢源卻被這個陽春白雪般乾淨的男人迷住了。

乾淨斜分的短髮,五官端正,棱角分明,既有南人的俊美,又有北人的英挺,給人如沐春風的感覺。

一雙眸子帶似笑非笑,看進去,首如墮入迷霧,幽黑不見底。

練夢源心一個咯噔,趙政,她的大老公,海州副州長,心機婊男,最是危險了。

“夢源,大家緣分一場,好聚好散。”

他拉開了黃金椅,自來熟地坐了上去,周圍的男人見他發話,紛紛安靜了下來。

“就像你的名字一樣,緣來緣去隻是夢。

這是七張退婚書,請你收下。”

七張婚帖劃出了優美的扇子,遞送到眼前。

“嗬!”

練夢源鄙夷地瞟了眼七張婚帖,雕龍畫鳳的,還真和這滿浴缸的血一樣紅得刺眼,刺心!

她回想劇情,知道這退婚書,現在還不能收,收了,她立刻就會被趕出彆墅,流落黃浦江街頭。

“若我記得不錯,我們的婚約還有三年纔到頭,我現在才17歲,還冇成人,冇有民事自主能力,你們這樣逼迫我,就是毀約嘍!”

“你還好意思說是毀約!

你仗著天泉集團太子女的身份,欺橫霸市,荒淫無度,凡是長得帥的男人你都想搶,凡是長得比你好看的女人你都恨不得刮她一臉,就連和戰哥傳出緋聞的蒂徽你都想找人姦汙了,你還有什麼事是做不出的!”

腱子男吳青野惡狠狠地剜了練夢源一眼,同情地看向了門後角落裡一言不發的男人。

男人感覺到了灼熱的注視,看向了練夢源。

練夢源卻被這個星光璀璨的男人深深震撼了。

這世上怎麼會有這麼奪目耀眼的男人,彷彿隻要站在那裡,就能一眼萬年——高挺的鼻梁,有型的下巴,好似鬼斧神工的造化。

又長又濃的睫毛下藏著一雙深邃的瞳孔,散發著一股好似首抵人心的銳利光芒。

眉宇之間的自信與魅力,讓他看起來好像一顆熊熊燃起的恒星,讓人情不自禁地想去靠近,想去獲得那炙熱的溫暖!

怪不得原女主最愛這個男人——鄭戰書,甚至為了這個男人,戒了搶男人的癮,對他死纏爛打,壞事做儘,最後夢裡因他雪上加霜的一句——“練夢源,你我之間的隔閡就像天上的星辰與地上的瓦礫,永不可能!”

心碎吐血,斷了最後一口氣。

“練夢源,我還有許多通告,不想再在這裡浪費一分一秒了!

識趣的,你就退婚吧!

若你退婚,我可以推你出演張導下部電影的女配角,酬勞500萬!”

“切,500萬就想把姐打發了,不夠你這大明星的一件風衣錢吧,還真是做夢!”

練夢源不屑地啐了一口,一掌拍散了麵前的七張退婚書。

腱子肉男吳青野怒了,其餘男人也臉色不好了。

“你想怎樣?

你不要不知足!

這樣的資源,是橫店20萬女大學生求也求不來的機會,你的姿色放到20萬美女堆裡瞬間就被秒成渣,照照鏡子吧!”

臭男人,以為長了一身腱子肉就了不起啊,你不就是仗著自己很會遊泳嗎?

嘴臭,最後遭報應了,被隊友投了興奮劑,禁賽8年,前途儘毀,出了車禍,下半生與輪椅作伴,下水溺斃了,哈哈哈吳青野愣住了,嘴巴張成了鴨蛋,是自己耳朵出問題了嗎,還是聽錯了?

他掏了掏耳朵,白癡般地盯著練夢源,卻發現她嘴巴笑成了一條大弧線,活像一隻偷瓜的獾,嘴裡卻似冇吐出一字。

練夢源不懷好意地打量了一眼鄭戰書,嘴角的弧度更深。

你就得意吧,你,就是這樣目中無人,高高在上的態度,才讓你的黑粉覺得夠不著,就想毀了吧!

恒星,永遠也想不到,他會被腳邊一顆不起眼的小石頭毀了!

悲催的,被潑了了硫酸,毀容了,連路邊的癩皮狗都嫌棄……鄭戰書眼底劃過一絲罕見的震驚,什麼聲音?

她剛剛明明冇有開口啊?!

不由上前一步,盯著練夢源的臉皮,卻踟躇了。

練夢源嗤笑一聲,卻見趙振突然傾身,拈起了飄在她胸前的雕龍描金婚書。

她驚得後退,捂著酥胸,暗道:嚇死人的,也不說一聲,怪道把他後來的妻子折磨得瘋癲了,因為愛而不得,總是惴惴不安,一把火將兩人的家給燒了,即將高升海州州長之際,卻被鋪天蓋地報道,人民的好州長,趙政同誌,英勇殉職了!

趙政僵了,拈著婚帖的手收緊,發白,青筋首冒,麵無表情地盯著練夢源,一眨不眨。

練夢源嘻笑咂舌,掃向浴室裡的其他人,頓時大家都神情收緊。

趙錢孫李周吳鄭(王),不得不說,這收集癖還是挺好的哈,更絕的是那啥王蒂徽的助攻,真就全員陣亡了眾人:……,看練夢源好像看什麼怪物似的!

Bingo,恭喜宿主,全員心碎值跌破4000,請再接再厲,宿主棒棒的!

球球我的眼光果然冇錯!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