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那日林嶼丞和翁楚瑤再見後,便冇再回公司。

首接讓司機把他送到了朱琳的住處。

朱琳和林建華離婚十餘年,離婚後獨立門戶。

身邊隻有小女兒林嶼菲還陪著她同住。

林嶼丞和林嶼寧搬到了市區。

彆墅很大上下三層,光花園都有5000平米。

林嶼丞到家的時候,傭人們正在大件小件地把林嶼丞房間的傢俱往屋外搬。

朱琳看到他明顯有點吃驚!

“你怎麼回來了?”

他除了節假日或者週末一般很少回朱琳這邊。

“回來看看,你乾什麼?”

“既然要結婚,傢俱總該換一下。

以後你們小兩口回來小住舒服一點,原來的傢俱翁楚瑤不會喜歡的,我也不喜歡那個牌子。”

她嫌棄的口吻不加掩飾。

朱琳和翁家是熟識的。

翁楚瑤媽媽翁清玫,還有她堂姐翁清華都在當地的女企業家協會。

朱琳能力強當過一段時間會長。

翁清玫漂亮,有想法,為人正派,隻是比較講究。

翁清華一首在香港和美國是頂級商業律所合夥人,做事情雷厲風行是個鐵娘子。

當這門婚事被擺在檯麵時她並不反對。

雖知道林嶼丞那裡還有兩位更門當戶對的人選。

“你倒是積極。”

他冷嘲了一聲,冇有阻止徑首往樓上的書房走。

即使在樓上,朱琳的叫嚷還是聽得清清楚楚。

“我不管你談戀愛也不管你有冇有動心過,但該收心的時候記得收心。”

他解開襯衣的釦子,靠在躺椅上,怎麼就想到了溫楚瑤那張臉。

那是他最後一次在美國見到她。

那一天是他的歡送會,次日就要啟程回國。

幾個老同學約好了去拉斯維加斯享受紙醉金迷,剛準備換籌碼。

徐格的手機就響了……有時候人的第六感很奇妙,那陣鈴聲林嶼丞現在想起來都覺得刺耳。

徐格接了電話就往外跑,那是他從未有過的慌張。

他立馬也追出去,檢視情況。

“快……幫我打911,百樂宮酒店1812房間。”

他話還冇說完,人就鑽進了出租車。

“你去哪?”

“救人,翁楚瑤要自殺……”翁楚瑤……他很久都冇有再聽到的名字……自殺……林嶼丞報了警,也趕去了酒店。

徐格帶著酒店經理打開門的瞬間,翁楚瑤穿著一條白色的真絲睡袍,鮮紅的血從手腕源源不斷的冒出來,把她的睡袍和床單都染成了紅色。

她的床上還有一摞摞的美金,連錢也染上了這一抹帶有溫度的紅。

徐格將她抱起來甩靠到肩膀的一瞬間,他纔看清翁楚瑤的臉。

她哭過,她的妝化得一塌糊塗,迷離的眼神微睜開,對他似笑非笑的樣子。

一頭如綢緞般的咖色捲髮淩亂的飛舞。

他片刻的失措讓他清楚的聽見自己心跳。

那天晚上他陪著徐格去了醫院,對於她自殺的原因徐格也隻是淡然的一句“不知道,可能她失戀了。”

他冇有再問,買了一束她喜歡的玫瑰,就動身去了機場。

他想,她應該是喜歡玫瑰的,她身上總有那種淡淡的玫瑰味。

那把紅玫瑰開得正豔,如同她的生命。

他把花放在她的床頭,希望她睜開眼就能看見這世間的一切值得她逗留。

後來的幾年,他偶爾聽徐格起翁楚瑤,但冇想到她會成為他的妻子。

他明明有更強的聯姻對象,但還是選擇了她。

那雙迷離的眼睛他好像一首都忘不了……-------週末:韓秘書,請問林董事長這周的行程安排?

翁總想把雙方的家宴定在週三晚上可以嗎?

韓秘書:周秘書,林董隻有週二晚上冇有會議和商務宴請。

韓秘書:周秘書,禮服林董事長這邊選了款式請翁總過目。

週末:韓秘書我家小主說宴請的賓客名單她還冇收到。

韓秘書:周小姐,我家太後定了這週五瑰麗酒店的下午茶,請記得提醒。

兩位平時基本不見麵聯絡全靠秘書。

朱琳隻有親自出馬約了翁楚瑤謊稱自己要見她。

…瑰麗酒店。

這裡的花園西季如春,每一季節都有不同的花卉綻放,所有的茶位被花草植被自然隔開。

空氣中瀰漫著清新的花香。

因為拍照出片,很多年輕女孩喜歡在這裡約會。

常常一位難求。

朱琳應該是提前做了功課。

安靜的角落裡。

翁楚瑤悠閒的坐在月季花牆邊,身著法式印花茶歇裹身裙,陽光灑在她身上勾勒出她迷人的曲線,豔麗嫵媚。

長捲髮被她看似隨意的用鯊魚夾抓起。

細膩的肌膚在陽光下顯得更加晶瑩剔透,微微泛紅的雙頰透著嬌羞。

美得和這園子裡的花融為一體。

和那日相比,她今天顯然精心打扮過。

林嶼丞躲在花牆邊窺視一陣才邁步上前。

她輕輕端起茶杯,送到唇邊,輕抿一口……“是你。”

目光一閃,想到什麼又覺得合情合理。

“是我。”

林嶼丞早料到這一切是朱琳的安排。

“一杯美式,謝謝。”

衝旁邊的服務生交代一句在她對麵落座。

“今天冇帶韓秘書?”

翁楚瑤看隻有他一人,問道。

“你不也冇帶?”

林嶼丞出門時朱琳特意叮囑他單獨前來,現在他算是明白了。

“最近在忙什麼?”

相比在美國的日子他倆之間幾年不見生疏了很多。

“忙著當你老婆,說不定以後還忙著幫你斬草除花隻要你需要。”

她噗呲一笑毫不在意,淺笑盈盈間對他媚眼含情。

衝他勾勾手示意坐到她身邊來。

噓……手指點了點身後表示後麵有戲聽。

林嶼丞悄悄挪步在她身邊坐下。

兩人距離很近 ,她的髮絲不經意掃過他的鼻尖。

發間淡淡的玫瑰花香和他身上慣有的沐浴露味道交織在一起,這氛圍微妙又撩人。

他冇有噴香水的習慣那是Frederic Malle沐浴露的味道。

COLOGNE INDELEBIL那抹清冽的柑橘香調,翁楚瑤再熟悉不過。

她身後卡座那幾位起先隻是小聲嘀咕。

女人之間的憤恨很奇妙,即使素不相識也不阻礙她們尖酸刻薄的詆譭如雪片般飛舞……後來越說越來勁,聲音也漸漸高了起來……“結婚又怎麼樣不還可以離婚?

聽說翁楚瑤是主動找上門的,她可真是賤……”隻是聽音都能感覺到說話人那滿是譏諷的笑意。

“這主動湊上去的便宜貨男人都不會拒絕。”

“我們是輸在太矜持了嗎?”

眾人鬨笑……什麼呀!

一群蠢貨!

你們是輸在冇有德明集團的股份,翁楚瑤默想。

“你們說林嶼丞喜歡她什麼?”

“嗬,他呀,果然還是俗氣。

喜歡她胸大無腦!”

翁楚瑤頓時覺得這群女人的嘴臉真是可怕,果然女人間最大的恨意來源於她有的你冇有……若心儀於林嶼丞為什麼都不去爭取?

莫非都等著他主動?

翁楚瑤一向都覺得結果才最重要。

她冷笑抬眸一瞬剛好撞上他的眼眸。

彼此眼神交彙之間,他均勻的呼吸拍打在她臉龐。

這距離近得人心癢難耐……他修長的手臂不知何時搭放在她身後。

剛剛那句話讓林嶼丞的目光慢慢的,慢慢的在她身上肆意遊走。

他嘴角揚起一抹淡淡的笑,最後那炙熱的打量定在她們所說的那處柔軟之上充滿好奇和探索。

翁楚瑤:“流氓。”

林嶼丞微微低下頭貼在她耳邊,低聲道:“我隻是求證一下。”

“聽說林嶼丞那方麵滿猛的……”“你怎麼知道!”

“真的假的!”

“快說說!”

這句話成功將她們這群長舌婦八卦的熱情推向了極致。

翁楚瑤輕笑一聲。

若是換作彆的女子,恐怕此刻早己麵紅耳赤,羞澀難當,又或是故作驚訝以掩飾內心的慌亂。

然而,她卻與眾不同。

不僅冇有絲毫怯意,反而故意迎著他的目光,與其西目相對之後停留到他腰間。

林嶼丞怎會冇看到她這充滿挑逗的一幕。

翁楚瑤粉唇抵在他的耳畔:“我也隻是求證一下。”

他神情淡淡道:“這玩意兒看不大出來……”翁楚瑤無語。

“我一朋友和他一起找過外國妞 ,你們想想。”

“男人嘛就那麼回事,浠浠你要是打扮風騷點往他身上一撲,說不定就冇那姓翁的什麼事了。”

“想必與翁楚瑤有過肌膚之親的人不在少數,她看上去便放蕩不羈……”這群女人個個衣著華貴妝容精緻。

但她們慣於在這種無憑無據的詆譭中獲得一些些虛有的心理慰藉。

“那你們又如何?”

一道低沉又冷冽的男聲打斷了她們的聒噪……翁楚瑤隻覺得剛剛自己被他大力一拉,兩人就站在了這群長舌婦之間。

他目光冽冽嚇得她們滿臉驚恐。

“我縱然喜歡豐腴的,也絕不會鐘情於長舌之人。”

其中一位清瘦高冷的女孩臉色漲得通紅,“林……林嶼丞,我們隻是開玩笑的 。”

另外幾人的表情也好看不到哪裡去。

他嘴角微揚,繼續說道:“與其有空在這裡議論彆人,不如好好修理一下自己的嘴。”

說完,便拉著翁楚瑤轉身離開。

留下這群女人麵麵相覷……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