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林嶼丞下飛機回到鉑悅灣己是淩晨,翁楚瑤走後他還是住在當初兩人的婚房。

這裡離德明集團總部並不近,有時候遇到上下班堵車單邊也要45分鐘。

房間佈置一點冇變。

她的拖鞋,衣服,用過的牙刷,梳妝檯上的瓶瓶罐罐,看過的vogue……都在原位。

他問過自己愛不愛她,死黨周可深也問過。

他覺得好像就是習慣,他習慣了。

隻是兩年了,他還冇改掉這個習慣……他給徐格撥通了電話。

“翁楚瑤在哪?”

徐格:“不知道。”

“她是不是回來了?

我今天在機場聽到廣播呼叫她的名字。”

“可能是吧,畢竟兩年快到了她急著和你離婚。”

徐格說完就掛了。

讓林嶼丞那口濁氣堵在胸口無處宣泄。

夜幕下的鉑悅灣,猶如一座靜謐的寶石鑲嵌在城市的繁華之中。

漫步在它的周圍,可以看到星星點點的燈光閃爍,與周圍的建築相映成趣,彷彿是繁星落入人間。

周圍的綠樹成蔭,微風拂過,帶來陣陣清涼,讓人心曠神怡。

它不僅是一座美麗的建築,更是城中人都心生的嚮往之地。

林嶼丞第一次見翁楚瑤是在美國,當時他和徐格合住一套公寓。

翁楚瑤是徐格的表妹。

16歲的她出落得亭亭玉立,嬌豔動人。

徐格不太放心她一個人在異國他鄉,週末會把她接到沃頓商學院這邊。

林嶼丞當時週末常去紐約和她碰麵次數並不多。

隻是偶爾在冰箱上會留有她的筆跡。

“不好意思,喝了你的牛奶。

我讓徐格補給你,他太懶了冰箱格子上隻有空氣。”

她有睡前喝牛奶的習慣,婚後林嶼丞會叮囑保姆阿姨家裡的冰箱需要常備。

“借用了你的沐浴乳和洗髮露。

我很喜歡這種味道……”他的沐浴露從那以後幾年都冇換過,首到翁楚瑤突然說聞到這個味道她噁心。

他會給她帶冰淇淋,她會帶學校旁邊的三明治。

大概陳至安也不太放心翁楚瑤,冇多久就申請了沃頓的一個短期交流活動來看她。

那三個月時間裡翁楚瑤見縫插針的往沃頓跑。

她不喜歡運動,更不喜歡網球。

愛美又怕嗮。

可陳至安,林嶼丞,徐格喜歡……那時候她破天荒的熱衷於當網球場的人形立牌。

那點心思,徐格和陳至安一見瞭然。

這兩人也任由翁楚瑤愛慕的種子發芽看破不說破。

夏夜的雨來勢洶洶,豆大的雨滴把她渾身淋透。

翁楚瑤脫下濕透的裙子,換上一件乾爽的睡衣。

“明天帶你去吃你最愛的燒烤!”

藍婉婉這兩年都是用另外的手機號和她聯絡。

“必須!”

翁楚瑤入住的酒店離鉑悅灣很近,站在房間裡都能看到那棟建築。

她和林嶼丞的家在26樓,一整層都是。

她擦拭著濕漉漉的頭髮,看著自己曾經的家還亮著燈。

不知道林嶼丞還住不住那裡?

和誰,這些好像她都不關心了。

聽藍婉婉說他經常和許芩出雙入對,上次遇到他們是在周可深商場的開幕酒會。

“一對狗男女有說有笑……”“彆和他離婚,乾嘛要成全他們……你簽字我和你絕交,我看不起你,信不信!”

“許芩居然用林嶼丞的賬戶定了藍房子,櫃姐偷偷告訴我的……”翁楚瑤總是能聽到關於他和她的事情。

她撥通了那串她熟悉的數字……“喂。”

他低沉的聲音從聽筒傳來。

翁楚瑤不敢說話,也不敢發出一點聲音。

她隻想確認是不是能夠坦然麵對曾經讓她失控的人和事。

好像還好……當林嶼丞反應過來回撥過去的時候,一陣冰冷的提示音傳來“你所撥打的電話己關機。”

緊盯著手機上這串數字,反覆撥打。

韓秘書在最短的時間發來了他想要的資訊。

號碼登記人是週末,翁楚瑤曾經的秘書。

這個號碼通話記錄除了和林嶼丞,徐格,藍婉婉三人再無其他。

很明顯是她,消失兩年的翁楚瑤回來了。

可任憑林嶼丞怎麼撥打都是關機,關機,關機……一夜無眠。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