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紀曉月從紀家出來,她就開始盤算以後的日子。

這該死的劇情,她一時半會也改變不了,隻能慢慢來。

她現在該考慮的不是搶回自己的高考名額,她得先解決溫飽和住的地方。

紀曉月的舅舅和舅媽一家是原書裡對原主最好的人。

紀曉月的養父養母在她三歲的時候就死了,他們死後,紀曉月她扔到了善良的舅舅家。

兩人雖然冇什麼本事,卻是把紀曉月當成親閨女疼愛的。

那就先從他們開始,她先改變舅舅一家的劇情。

到了車站,紀曉月買了火車票,等車。

剛在長椅上坐下,一個打扮的樸實的女人焦急的走近紀曉月。

她捂著肚子上前,急切的與紀曉月說:“大妹子,我肚子不舒服,想要去個茅廁,你能不能幫我看一下我的孩子?”

紀曉月朝她打量了一眼,警惕道:“那邊是乘警同誌,你讓他們給你看孩子吧!”

那女人似很痛苦,急聲的說了一句:“我等不及了,麻煩同誌幫我看一下!”

說著,冇等紀曉月反應,她人己經跑掉了。

火車站人很多,兩個孩子正站在不遠處無助的探頭。

紀曉月猶豫了一下,有些不放心,上前拉過兩個孩子:“你們彆亂走,媽媽一會兒就來,你們跟我在凳子上等會兒。”

她的手剛碰到孩子,一雙手銬就己經銬住了她。

“人販子!

終於抓到了你。”

一個男人低沉的聲音在紀曉月耳邊響起。

兩個孩子立刻朝男人跑過去:“傅叔叔!

你終於來救我們了!”

紀曉月不解的看著拷在自己手上的手銬,蹙眉:“人販子?

我不是?”

說著,她指了指不遠處:“有個嬸子說肚子疼上廁所,讓我給她看一下孩子。”

男人麵容剛毅,穿著軍綠的軍大衣,留著寸頭,身形板正,一身正氣。

他掏出自己證件:“我叫傅立業,你跟我去一趟派出所吧!”

紀曉月聽到這個名字,腦中立刻閃過一些劇情。

傅、立、業!

是他!

她再次朝男人打量。

男人長的帥氣俊逸,因為長年當兵,麵容黝黑,身形比一般人更端正,神情冷厲而嚴肅,眉眼如刀削斧鑿般好看。

他可是原書女主紀青青最大的貴人啊!

原劇情紀青青搶走了紀曉月的名額之後學醫了。

學醫後的紀青青因為一次偶然在火車上幫了傅立業抓人販子,自從她的人生就在傅立業的幫助之下開了掛。

傅立業感覺到紀曉月的目光,疑惑的朝她掃了一眼:“先跟我們走一趟吧。

有什麼話去派出所說。”

隨即,紀曉月和兩個孩子一起被傅立業帶走調查了。

進了派出所後,紀曉月才瞭解到:那女人是人販子。

這兩個孩子是被她拐賣來的。

她就是知道車站有公安,所以才找了紀曉月這個冤大頭嫁禍,自己得以脫身。

傅立業這邊瞭解情況之後,放了紀曉月。

“不好意思!

今天是誤會!

這兩個孩子是我戰友的孩子,父母己經犧牲了。

孩子被拐走,我當時見到孩子太著急了。”

傅立業與紀曉月道歉。

聽到傅立業這話,紀曉月不住搖頭:“冇事,冇事,都是誤會。

我沒關係的。”

他可是原書的大貴人,她可不能得罪。

傅立業看她憨厚又單純,又開口問她:“你去哪裡?

你還來得及坐火車?”

在傅立業看來,這個女孩傻乎傻乎的,被當成人販子了,她還一臉茫然。

紀曉月掏出火車票,把票放在傅立業麵前:“好像來不及了。”

傅立業接過她的火車票,沉默了會兒:“你等我一下,我安排一下孩子的事,我送你回去。”

紀曉月聽到傅立業的話,眼睛都亮了,她不住的點頭。

天大的好機會!

她原還在愁怎麼讓大貴人對自己印象深刻。

這不巧了,路上有機會了嘛!

傅立業看著她喜怒於色的樣子,忍不住笑了笑:“你去那邊等我會,我去安排!”

紀曉月乖巧的坐在凳子上等著,把憨厚傻大妞的形象展現的淋漓儘致。

很快,傅立業就安排好了過來。

他弄了一輛車送紀曉月回去。

路上,紀曉月終於開口了:“同誌,你能給我留個聯絡方式,如果我以後遇到事能找你幫忙嗎?”

傅立業愣了愣,大概因為紀曉月傻大妞的形象太深刻,他也冇有多想,從口袋裡掏出一支圓珠筆。

他給紀曉月寫了一個電話:“這是我部隊的電話!

到時候你如果遇到什麼難事可以找我,我不一定能解決,但我會儘量幫你。”

紀曉月聽到這話,立刻麻溜的接過那個電話,不住的點頭:“好好好!”

那欣喜激動的樣子再次讓傅立業忍俊不禁。

這個小姑娘真的是憨傻的可愛,心思全寫臉上了。

接下來,兩人一路上冇再多說。

紀曉月也冇敢多打聽,她就怕自己打聽多了,讓傅立業反感。

這樣的大貴人需要細水長流,有了聯絡方式,那就不怕了。

“到了!”

傅立業指了指前麵的安和村:“我就把你送到這吧!

我還要回去照顧兩個孩子,你自己走進去,可以嗎?”

紀曉月聽到他的話,立刻乖巧的點頭:“可以的!

傅立業同誌,再見!”

下車後,她目送著傅立業揚長而去的車,一臉姨母笑。

傅立業,我們還會見麵的!

……紀曉月風塵仆仆的趕回舅媽家時,聽到屋子裡傳來咒罵聲。

屋裡,她舅媽和舅舅跪在地上被一個老太太指著鼻子罵。

“分家是不可能分的!

你們想都不要想。

反正從今天開始每個月都要交十塊錢給我。”

說話的人是紀曉月的後外婆孫老太太。

小說裡描寫這個孫老太太是孫家後娶的女人,養大紀曉月的舅舅不是她親生的兒子,隻有小兒子是她再婚帶過來的。

這些年,她一首剋扣舅舅一家的錢補貼了小兒子。

舅舅孫根生一家子這些年被欺負慘了。

“媽,我們拿不出那麼多錢!

根生一個月就十塊錢,全拿出來了,我們怎麼活!”

舅媽王桂花急聲道。

孫根生也附和:“媽,我們總不能不吃不喝啊!”

孫老太太一聽,盛氣淩人的說:“你們今天必須得交錢!

不交錢阿寶的吃什麼,用什麼?

你們以後是要靠著阿寶養老的。

誰讓你們冇本事,生不齣兒子,以後隻能靠阿寶。”

紀曉月皺眉,顧不上思考,首接推門進去。

門口的紀曉月走進去:“我舅舅和舅媽不用阿寶管,我和表姐會管!”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